首页 江西 一个文化世家的庐山情缘

一个文化世家的庐山情缘

一幢松门别墅,讲述了修水陈氏家族与庐山跨越世纪的生命之情;一座植物园,续写着文化世家的不解之缘

在庐山月照松林景区,有一片奇形岩石,其中一块巨石上刻有“虎守松门”四个大字,这是“江西诗派”传人、“同光体”赣派首领陈三立的手笔。
石林旁边,苍松挺立,绿荫如盖,环抱着一座幽静的庭院。错落有致的石头和树木,将一幢绿树掩映的建筑修饰得自然天成,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
这幢建筑就是闻名遐迩的松门别墅。
1929年,陈寅恪为完成父亲陈三立归隐庐山颐养天年的夙愿,用政府补发给他的留学经费,从一位挪威人手中买下了这幢别墅。
从此,修水陈氏家族便与庐山续结了跨越世纪的生命情缘。
庐山月照松林景区内的松门别墅。
庐山不仅是一座享誉全球的自然之山,还是中国近代的“政治之山”“人文之山”。分布在山上的六百多幢别墅,展现出十几个国家的建筑风格,流传着众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1929年10月,陈三立在次子陈隆恪的陪护下,从上海乘船溯流而上,抵达九江。
当时已是深秋时节,庐山的寒气已然来临,迎风而行有如冰霜扑面。好在有轿夫帮助,陈三立顺利到达庐山,住进了新居。轿夫放下轿子时,并不知道轿子里走出的这位老人,会给庐山带来些什么。
然而从陈三立抬腿下轿的那一刻起,一直被传教士、商人、官员们当作休闲避暑去处的庐山,因这位“同光体”诗派领袖的到来,而有了独特的诗意和神韵。
受陶渊明的影响,晚年的陈三立厌烦了都市的喧嚣,来庐山寻找宁静,寻找人生哲学,寻找文化氛围,寻找常人达不到的那种境界。站在庐山之巅,他万分感慨。
早在1893年初夏,陈三立来过一次庐山。他与易顺鼎、范仲林、罗运崃等知己相约观游庐山,游览了三峡桥、玉渊潭、陶渊明故居、濂溪墓等名胜。
游历庐山后,陈三立得诗55首,范仲林得诗50首,易顺鼎得诗47首,罗运崃得诗30首,四人合集刻成四卷《庐山诗录》,当时在诗坛引起很大反响。
那年陈三立40岁,意气风发。
再次登临庐山,已是皓首苍颜,起伏沉浮,一身风尘。写下了“凭栏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的陈三立,颇有人生易老、时过境迁之感。
尽管陈三立已经没有任何社会职务,但他入住庐山后,松门别墅很快成为庐山的文化活动中心,宾客盈门,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1930年,时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的徐悲鸿暑假登临庐山,常常来松门别墅拜访陈三立。他还邀约陈三立同游庐山美景,评点山川胜迹。
次年,陈三立再次邀请徐悲鸿上山。这次徐悲鸿索性住在松门别墅,一住就是一个多月,他们相处甚欢。离别前,徐悲鸿为陈家老小每人画了一张肖像画,以作留念。

庐山云海奇观。图源网络

在庐山,神奇的自然万物,美妙的山林景观,伴随着云开日出、飞瀑流泉,浇开了陈三立心中的块垒。
来到这里仅仅一年,陈三立创作诗词一百余首,汇成一卷。1931年,请姻亲张劼庄以楷书缮写,石印若干册,题为《匡庐山居诗》,分赠亲友。
1932年9月,松门别墅迎来了陈三立八十大寿。天南地北的亲朋故友,纷纷上山;居于庐山的术士名流、各界要人也欢聚一堂。
任教于清华大学的陈寅恪也赶到庐山,这是他买下松门别墅后首次上山。
松门别墅热闹非凡的寿宴,惊动了正在山上度假的蒋介石。蒋介石立刻派人去松门别墅给陈三立送贺礼,然而陈三立却“峻拒不纳”。他完全不惧亦不攀蒋介石之地位、名气。
他的好友、曾执掌商务印书馆多年的张元济后来有诗称赞:“衔杯一笑却千金,未许深山俗客临。介寿张筵前日事,松门高躅已难寻。”
作为回乡之旅,陈三立在庐山居住的四年多时间里,为庐山做了几件颇有意义的事情。
其一,倡导重修《庐山志》。为使志书更加全面系统,陈三立自己负总责,吴宗慈负责具体撰写,同时还延请了常居庐山的植物学家胡先骕、地质学家李四光等人撰写庐山植物与地质方面的相关条目。
1933年3月,志书告竣,陈三立认真审阅定稿,为之作序,并请章太炎为《庐山志》写跋。
其二,1929年,学者李凤高陪友人去仙人洞游览,路过大林寺山谷时,看见石工从路旁泥土中挖出一块大石,上面刻有“花径”二字,他赶忙嘱咐石工勿损坏石头,当即回去,找来陈三立和吴宗慈。
三人围着石头仔细研究,可惜边款已被毁坏,无法辨认。
经推断,此石刻系后人景仰白居易,在大林寺附近纪念他在这一带咏赞过桃花而刻。
于是以此为契机,重建了“花径”景点,陈三立还牵头向社会各界募捐,作为修路、筑亭、种植桃林费用,响应者十分踊跃。
其三,陈三立得知庐山王家坡发现了一处漂亮的瀑布,于是不顾八旬高龄,坚持前往实地考察。
回来后他再次带头捐资,修通了前往王家坡的山路,并建了一座“听瀑亭”,撰写《王家坡听瀑亭记》,对瀑布、龙潭作了生动细致的描述。此文刻上碑石,立在听瀑亭旁,留存至今。
庐山瀑布。图源庐山智慧旅游
1936年,陈衡恪之子陈封怀走进庐山,从此与庐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被后世学者尊称为“中国植物园之父”的陈封怀,毕业于金陵中学,考入金陵大学农科,后转入东南大学农学院,师从第一代植物学家陈焕镛。
1934年,陈封怀以优异成绩通过公费出国留学考试,进入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学习,在当时世界著名的植物学家史密斯先生的指导下,研究报春花科、菊科以及植物园的建设和管理。
毕业时他婉拒导师的挽留,毅然回到祖国,他说:“植物学没有国界,而我有国籍。报春花发源于中国,我的根也在中国!”
1936年,从英国归来的陈封怀担任中国第一座高山植物园——江西庐山植物园技师兼副主任。
创建初期,一切都得从零开始,陈封怀与著名植物学家胡先骕、秦仁昌一道,翻山越岭,踏遍了庐山的山山岭岭、沟沟壑壑,为植物园建设倾注了全部精力。
作为创始人,他们带领园林工人在荒山野岭间开辟出一片沃土,四千多亩荒山被他们奇迹般地辟为园址,接着又引种了十几万株苗木。
短短几年间,中国第一座以亚高山植物为主要特点的植物园,神奇地铺展在峰峦叠嶂的匡庐之巅。
庐山植物园的创建,让中国学界扬眉吐气——它向世界正式宣告,从此,偌大一个中国无植物园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在庐山,陈封怀与他祖父陈三立一样,坚守着一个知识分子的铮铮风骨。他不仅喜爱诗歌,更热爱他的工作,为了植物园的建设、发展和保护,他敢于坚持原则,守牢规矩,不向权贵屈膝弯腰。
美庐别墅曾作为蒋介石的夏都官邸,是一幢颇有来历的建筑。1933年,宋美龄从英国人西伊勋爵手中购得,后来蒋介石将这幢别墅题名为“美庐”。
有一次宋美龄来到庐山植物园,她看中了植物园里一株美丽的红枫,说如果这棵树栽在美庐就好了。身后几位跟班听说宋美龄喜欢红枫,立刻去找陈封怀索要,还派了几个人过来挖树。
听说有人要挖走红枫,陈封怀坚决拒绝。来挖树的人非常生气,认为陈封怀太不给面子,于是提醒他:“当年兴建植物园的时候,蒋夫人不仅大力支持,还捐了钱。现在找你们要一棵树都这么难?”
陈封怀不卑不亢地说:“感谢蒋夫人的支持,钱我可以还给她,但树决不能挖走!这树是国家的,我只有保护树的义务,没有把树送人的权力……”
庐山植物园内的红枫。 胡文东/摄
“植物学家丹青手,二绝一身学父祖。匡庐云雾云锦开,秦淮河畔留芳久。翠湖步月话古今,羊城赏菊怀五柳。布景建园园中园,一片丹心待后守。”
这首诗中,陈封怀以匡庐、秦淮、翠湖、羊城等地名入诗,庐山、南京、武汉、华南四个国内著名植物园,都是他曾经建设和工作过的地方。
20世纪40年代,胡先骕发现并正式命名“水杉”这一珍奇活化石植物,引起世界植物界的高度重视;
1978年,秦仁昌建立蕨类植物分类命名法——“秦仁昌分类法”,沿用至今;
陈封怀对报春花科、菊科、毛茛科以及栽培植物深入研究,他主编的《庐山植物园栽培植物手册》一书,总结了二十多年的引种驯化成果,使庐山植物园在学界影响力不断提升……
如今,在庐山植物园中心区域内,胡先骕、秦仁昌、陈封怀的“三老墓”掩映在松柏翠竹之间。按照“三老”的遗愿,他们最终长眠在奋斗过一生的植物园内,永远相依相伴。
植物是世间最淡泊的物种,有着平和的属性,只要走进万物共生的植物园,就能感受到它的宽厚和博大。
2003年,陈寅恪和妻子唐筼的骨灰落葬庐山植物园。两人合墓在群山翠绿的植物园内,由十二块第四纪冰川石搭配组建而成。
左边竖立的长方形石块上刻着“陈寅恪唐筼夫妇永眠于此”,右侧一块不规则的石块上横刻着著名书画家黄永玉题写的陈寅恪名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一代国学大师在他离世34年后,终于在他侄子所建的植物园内入土为安,这就是一个文化家族与庐山的生命情缘。
庐山植物园内的陈寅恪、唐筼夫妇墓。

来源:当代江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博士县—玉山之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yszc.com.cn/9300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970372399

邮箱: admin@yszc.com.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